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当前位置:主页 > 港口管理 > 安全管理 >
日本上百万人常年足不出户拒绝上学工作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时间:2020-03-19 18:07

 

  日本上百万人常年足不出户拒绝上学工作
 
  “租赁姐姐”敲开“蛰居族”心门
 
  在日本有这样一群人,明明已经成年,却不找工作,而是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成天不出门,沉迷游戏,靠啃老度日。他们被称为“蛰居族”。
 
  一群被称作“租赁姐姐”的日本女生出现在“蛰居族”的房门口,却用温柔、耐心和信任一点点敲开“蛰居族”的心门。
 
  在日本,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不到1万人,但常年宅在家的无业“蛰居族”预计多达百万人。对于老龄化、少子化问题严重,急需更多劳动力的日本来说,是一个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。
 
  按照厚生劳动省的界定,连续6个月没有上学或工作、一直独自宅在家、很少与自己直系亲属以外的人互动的人属于“蛰居族”。
 
  2015年,日本政府对15至39岁人群进行的调查显示,大约有54.1万人属于“蛰居族”,而2018年对40至64岁人群的调查显示约61.3万人为“蛰居族”,其中46.7%的人已经这样蛰居了至少7年。
 
  蛰居族被雪藏但又亟需帮助
 
  “蛰居族大多是因为恐惧工作环境中的人际交往。还有一些在念书时有过不好的经历,或者经历过灾难、事故或疾病。又或是迫于无奈辞去工作照顾老人,结果发现很难回归社会。”关注“蛰居族”长达20年的日本记者池上正树认为,他们并不都是因为懒,而是有各种各样的原因,也并不限于年轻人,“日本的社会结构使人一旦脱离正常的生活轨道,就很难重回正轨”。
 
  对于“蛰居族”的父母来说,家里有这样一个孩子是件丢人的事,要尽可能保密,把孩子藏起来,但同时又想寻求外界的帮助,希望能让孩子走出房门。
 
  晴人先生的儿子十多岁时开始拒绝上学。“刚开始,他偶尔还会出门买漫画书回来看,后来索性就不出门了。”儿子突然成了“蛰居族”,令晴人与妻子感到无助。“我们不知道他为什么闭门不出,对此也毫无办法。”宅在家的儿子不仅不愿与人交往,还变得越来越暴力。“有两三次,我不得不报警,他动手打了我的妻子,打断了她的肋骨。”如今,晴人的妻子已经离世,但儿子依旧没有任何改变,让他感到十分无助。
 
  晴人找到了一家名为“新起点”的非营利性组织,想要试一试。小栗彩子和敦子姑娘就在这里工作,她们的身份是“租赁姐姐”。
 
  “租赁姐姐”上门让他们走出卧室
 
  “租赁姐姐”每周前往“蛰居族”家中一次,沟通一小时,一个月的费用为10万日元(约合6400元人民币)。她们的任务就是尝试与“蛰居族”沟通,帮助他们打开心扉,走出卧室,最终重返社会。
 
  健太是个快到而立之年的小伙子。从小声音较尖细、与女同学关系较好的他遭遇了校园霸凌,同学总是嘲笑:“你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?”那段时间,健太心情抑郁,几乎天天都会大哭一场。“我尝试过吃药,但没什么用。我将怨气发泄到父母身上,感觉自己彻底迷失了,有时候变得非常暴力,父母不得不报警。”成为“蛰居族”后,健太成了夜猫子,白天睡觉,晚上彻夜玩电子游戏,小栗彩子的出现逐渐改变了他。
 
  6个月来,小栗彩子不仅与健太说上了话,赢得了对方的信任,让他走出房门和自己一道出去吃饭玩耍,甚至搬出了父母的家尝试“自立门户”。尽管健太现在还没法找到一份稳定工作,但他对未来有信心。“小栗彩子让我感受到有人在背后支持我,这与我独自一人的感受完全不一样,她让我振作起来。”
 
  让一个“蛰居族”重返社会通常要半年到两年不等,这些“租赁姐姐”并没有医学或是心理学背景,只是在“新起点”接受了一些培训。
 
  小栗彩子当“租赁姐姐”已有十多年,在她看来,与“蛰居族”打交道的技巧就是做好自己。“他们通常十分敏感,能察觉到你是假装对他好,还是真心的。”小栗彩子说,“做好你自己,平常该是什么样子就什么样子,即便你迟到了或是感到累了。这样他们就会知道,与他人相处的过程中感觉疲惫也是正常的,用不着刻意假装。”
 
  并不是每一个“蛰居族”都爱与“租赁姐姐”打交道。敦子最近拜访的“蛰居族”就不那么好相处。她已经去了十多次了,依然只能隔着房门沟通,写信从门缝里塞进去。“开始阶段这种情况很常见。我努力不让自己表现得像是个老师,而像一个大姐姐或是邻居,一个关心他的普通人。一定不能让他们感觉被轻视了,或是感觉我试图操控他们。”
 
  有一些“蛰居族”容易情绪激动,尤其是当他们感觉自己的空间被他人闯入,因此“租赁姐姐”还得时刻准备好自我保护。“我就被攻击过,他掐住我的脖子。”这次经历给敦子留下了心理阴影,“我再也不想回到那里去。”
牟平海洋渔业信息网! 版权所有 All Right Reserved @ 2009-2014
www.mphyj.com